一起都要从山本耀司说起….

“如果想看某种东西,那就走过去看。亲自走到想看的东西前面,用鼻子去闻,用手去触摸。这样你才能明白它是多么的美妙。互联网只是让你产生了一种“了解”的错觉,也直接导致了“憧憬的丧失”。如果你想要创造出东西,你一定要有很强烈的感觉,而不是肤浅的想象力。
————山本耀司

 

山本耀司作为日本时尚设计领域的三驾马车之一,与川久保玲,三宅一生齐名,撼动80年代的欧洲,迄今依然活跃在时尚圈,接受新时代的挑战。关于他的作品和言论被大众广为传颂,喜欢他的人,称他为”重新定义黑色的魔法师“。在他波折和荣耀的职业生涯里,常被冠以 “ 叛逆,顽固,细腻”,他喜欢不完美和不对称,就像他说的那样:“ 在人类制造的事物中, 我希望看到缺憾、失败、混乱、扭曲。完美是秩序与和谐的体现,是强制力的结果。自由的人类不会期望这样的东西。”

山本耀司/图片来自网络

 

在无数深受山本耀司影响的设计师和追随者当中,有一位来自西安的年轻设计师毕业于马兰戈尼,名字叫白芸青。和她相处过的朋友们都知道她对于山本耀司的崇拜从各个方面都尽量向他看齐:
 
和天真烂漫的女生不一样,她喜欢黑色,以穿黑色的衣服居多。 

白芸青生活照 

白芸青生活照 

喜欢Nirvana,刺猬乐队之类的摇滚音乐Nivera 乐队/图片来自网络喜欢设计和画画 

芸青之前的绘画作品

拒绝平庸,具有强烈的主观意识,喜欢自我把握生活的节奏。


白芸青米兰生活照

 

“山本耀司对我启蒙是根深蒂固的,他影响我的不单单只是服饰语言的表达,他更像是一座灯塔指引我成为像他一样的设计师。” 在白芸青第一套设计作品中,她选择了最喜欢的黑色,那也是最具山本耀司的颜色,甚至连灵感来源也有意致敬山本耀司。在山本的设计哲学里,他总是喜欢把大家所谓的美好打碎,拼凑出一种悲美的感觉。 “她一系列的主题是‘被遗弃的木偶’;情景线索是从一则芭蕾木偶短剧得来,故事本来的结局太过于美好,总有种偏离现代性社会的感觉,芸青想要更深层次的认识到现代性问题,试图打开后现代主义的大门,所以改了结局,给故事一种凄怜感。

芸青SS2020 时装周系列手稿

 


山本耀司对黑色的理念也渗透入玉清的设计之中/图片来自网络

 

了解山本耀司的人也许知道他并非科班设计出身,在60年代的日本,就读法律系的山本也许比当一名服装设计师要体面的多。毕业后他在欧洲游荡了一圈,明确了一些想法,毅然决然选择了东京文化服装学院就读服装设计,那时候受到家人强烈反对。同样的情况放到现在,每位有设计梦想的人都不一定走得一帆风顺,白芸青也不例外。


1980年代,山本耀司早期的作品在欧洲时装周曾广受争议

 

曾经的白芸青也遵循父母的旨意,本科学习了相对好就业的会计专业。“4年的大学生涯,我几乎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画画以及学习服装设计相关的内容,即便我拥有如此强烈的学习欲望,依然打动不了父母允许我学习服装设计。”

白芸青SS2020 时装周上秀作品

 

因机缘巧合,芸青的父亲通过曾经在马兰戈尼研究生毕业的表妹推荐,与芸青同赴上海参加马兰戈尼的公开课。那天正好是Ning老师的课,主要鼓励参与者通过拼贴给品牌做服装设计。比起拼贴,芸青更喜欢亲自用笔画出来,所以选择用笔画设计。没想到在课堂总结部分受到了表扬,这也使当时在场的父亲为之感到欣慰,支持了她学习服装设计。

马兰戈尼上海Ning老师

 

马兰戈尼往期公开课现场

 

“至今我还是特别感谢那节公开课,我们回去后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来马兰戈尼上海,现在看来那是一个特别正确的决定。”山本耀司鼓励年轻人多出去走走多看看,多在现实生活中找到情感从而融入到设计当中去,而不是互联网上的只言片语。芸青似乎也记住了这位启蒙老师的叮咛,在顺利结束上海校区大二的学习后,她便只身前往欧洲时尚的核心重地-米兰继续深造。在大三那年,她的设计不段进步,新的作品以《纯真博物馆》故事背景为基调,结合了土耳其传统服装元素与当时时代背景下战争元素,运用更现代的面料将设计变得更饱满,故事更丰富。

芸青大三设计作品moodboard

 

“我的设计之路还有很远,希望未来能像山本耀司一样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再此之前,我决定在国外积累更多的学习和工作经验,体验多文化环境。”

芸青生活照

 

国家
Japan

学院
Firenze School of Fashion & Art